海耀动态
海耀所主任万文志律师在长宁政协十三届七次会议闭幕会上作大会发言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1-15 9:53:32

      民盟长宁区委委员,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主任万文志代表民盟长宁区委,区政协社法委发言,题目是:《提升综合为老服务能级,惠及更多社区养老人群》。  

发言文稿:

关于提升我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水平的建议

民盟长宁区委  区政协社法委

上海是我国最早进入老龄化的城市,“十二五”期间率先进入了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期。长宁区也不例外,2015年,我区户籍60岁以上老人18.47万人,占户籍人口31.53%,比上年提高1.83个百分点,其中高龄老人的比重更是列居全市第一位。据预测,至2020年,老年人口达23.77万,户籍老龄化比例接近40%人口结构的巨大变化/成为我区“十三五”期间十分重要的阶段性特征。

目前,上海已基本形成9073格局,90%的老年人由家庭自我照顾,7%享受社区居家养老服务,3%享受机构养老服务。随着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多老人及其家庭,对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有更高的期待包括服务质量的提高/以及与医疗护理的融合。目前的社区养老服务不能满足需求,供需不平衡成了最突出的矛盾。只有大力提高社区养老的综合服务水平,才能根本解决机构养老的供需矛盾。因此,提升综合为老服务能级,惠及更多社区养老人群是“十三五”期间必须着力突破的重大课题。

一、我区社区养老服务存在的几个突出问题

(一)社区养老资源有效供给不足,有待改善。当今家庭规模趋于小型化,独生子女对老人的赡养困难增多,家庭养老基本能力明显下降,只能更多依赖社区提供的养老服务资源。现有社区各类为老服务项目,助医和精神慰藉等大多仅局限于有政府补贴的老人,更多有这类需求的老人又缺少从市场获得这些服务的渠道,加之由于适配性和个性化程度不够,许多老年群体对现有为老服务的感受度不高。

(二)社区为老服务队伍整体素质有待提升。目前服务于我区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的人员总数为1361人(含各街道镇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助老员370人,24小时住家保姆991人),其中约70 %的服务人员缺乏养护方面的系统正规培训,职业素质堪忧,专业技能不足,服务质量难以保证,同时这支队伍后继乏人,缺少激励和引导机制。

(三)社区为老服务的综合性平台没有真正形成。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老年人的服务需求也呈多元化、个性化发展。从需求上讲,有生存性需求,如物业维修、生活照护等;有便利性需求,如购物,配药等;有发展性需求,如艺术修养,精神慰藉等。从目前的资源配置及设施布局看,区级有正在打造的“乐e生活”信息化平台,各街镇有日托中心,老年活动室,睦邻点,然而就其作用与惠及面而言,还存在便利度不高,适配性不强,综合性不够的缺陷,以社区为依托的资源整合功能尚未真正形成,资源设施单一化、碎片化的现象依然存在。社会资源和社会力量的有效引入依然不够,政府一家独大的格局没有改变。

二、提升综合为老服务能级的几点建议

(一)进一步加强战略规划引领,整合社区内的各种服务资源。

加强战略规划引领,结合实际,统筹安排,全面落实养老十三五规划。区府层面要加强统筹协调,明确相关部门工作职责及目标任务,强化部门协作,同心合力,尽早确立政府搭建平台和提供制度保障/为主要职能,着力推动完善以政府为主导的基本养老公共服务、以社会组织为主体的公益性养老服务、以企业为主角的市场化养老服务相结合的综合为老服务体系,以社区为平台,充分整合各类资源,调动社会各方积极性,使得各种社区养老服务举措及其设施建设真正落地。

(二)加强对为老服务人员的专业职业技能培训,不断完善激励机制。

就现有居家服务人员的整体状况而言,居家照护专业化职业化势在必行。政府要鼓励养老从业人员参加系统的职业技能和职业道德培训,使之掌握必备的照料、医护、医疗知识和专业技能职业操守,证上岗,并给予培训考试通过者免费优待。同时,要尽快在我区建立一支服务精良、品牌卓越的专业化、产业化的社区养老服务队伍(企业化运作),健全养老从业人员待遇增长机制,逐步培育一批专业化的为老惠老服务组织和队伍,为加快我区发展服务产业、扩大就业渠道和促进经济增长提供新的增长点。

(三)不断完善社区养老综合服务平台建设,促进政府资源和社会资源有机融合。

对区内老年人口分布状况及实际需求进行再分析,认真梳理社区养老的各种政策及资源,提升各类养老机构服务能级,努力建设枢纽型、辐射性、专业化的为老服务阵地。发挥好社区卫生中心的作用,以全科医生团队为骨干,延伸拓展医养结合的受益面和覆盖面。进一步开放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的空间,通过公建民营、民办公助、补助贴息、购买服务等方式,激活市场潜力和活力,引导社会力量兴办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满足不同层次老年人群的养老需求,进一步提高养老服务的社会化程度让不同层次的老人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结束语:

 各位,我曾随志愿者探访过一些养老机构,那里的情况同样让人揪心。多数养老机构护工人员的的收入在最低工资标准线附近——照顾那么多老人,喂饭、洗澡甚至端屎端尿,同样的付出,去住家保姆或者钟点工,收入能翻翻甚至更多。

 那么,他们靠什么在支撑着?有位退休医生是一家养老院护工们的头儿,她的收入也只有3000元。压力大、责任重、待遇低。她打了10次辞职报告,也得到了批准,可都在临行时放弃了——老人们拦着、拉着,哭成一片挽留着,心一软,就留了下来。 是的,靠爱心!然而问题是,一个人可以靠爱心支撑,整个护工群体,只靠爱心,又能支撑多久?

 这类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的困局,并非上海哪个区独有,也并非上海独有。然而,是应该改变也到了改变的时候了!!那么,改变,就从长宁区开始!!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郭亚全

触屏版 | 电脑版
版权所有 © 2015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